产品中心
主页 > 新闻资讯 > >> 除了冲甲还想换种活法

  12月4日,成都钱宝足球队正式收队。经过20天的调整阶段后,球队25日在新任主教练张伟哲的带领下奔赴昆明红塔基地,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冬训。接替赵发庆执教成都钱宝的张伟哲上任第一天就表示,他心里想的就是率队冲上中甲,“至少要打进中乙前四名。”“我们会尽可能地配合他的工作,首要工作就是引援。”俱乐部总经理袁立勇昨天告诉记者,“我们的目标仍是冲甲,但俱乐部不会顾此失彼,一方面要抓成绩,另一方面,青训和梯队建设也是重要的一环。”

  上赛季冲甲失利后,不论是外界还是俱乐部自己都认为,“可打球员太少、板凳深度不够、伤病过于频繁”是冲甲失利的主要原因。“最后一场比赛,球队只有14个人报名。”袁立勇说,“下半程球员出现大面积伤病,替补队员水平差一截,主力队员的训练也有问题,训练状态不好不会影响他们进首发名单。”因此,俱乐部决定新赛季依旧要用满8个转会名额,“这是上赛季最深刻的教训,必须有足够的人才能保证队内的良性竞争。”虽然前国脚赵鹏已经离队,但俱乐部已从火车头队引进了年仅22岁的边锋胡明天。用袁立勇的话来说,“如果一切正常,教练能把他的潜力挖出来,他未来具备打中超的水平。当然,如果机会合适,我们也会安排他去欧洲打比赛,这样会提高得快一些。”距明年3月中旬转会窗口关闭还有一段时间,尽管中乙球员市场僧多粥少,但球队仍将在前锋、后卫等位置尽可能补充当打球员。

  至于为什么选择张伟哲执教球队,袁立勇表示,主要是因为他对成都钱宝比较熟悉,有利于俱乐部本土化的建设。“外教不太适合中乙,我们还是想找一个既熟悉球队又有资历还能管得住更衣室的教练。成都市足协也向我们推荐张伟哲,他也是成都一手培养起来的教练……”对于新赛季的展望,张伟哲认为随着中乙扩军,南区12支球队要想打进前四名并不容易,但对他来说责无旁贷。“我有这个经历,压力肯定会扛。我是从梯队教练干出来的,俱乐部要想长远发展,人才储备非常关键。”

  据张伟哲介绍,球队将在高原进行大约5周的体能储备和技战术训练,期间将踢多场教学比赛,“会通过比赛考察一批前来试训的球员。”本周六,成都钱宝将在海埂基地进行首场教学赛,对手是中超球队长春亚泰。“上赛季钱宝高开低走。如何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出现?”记者问。“无论球队处在领先还是追赶阶段,队员们的心态都很重要。需要更多地从心态上来调整。”张伟哲说。前全兴队医王永明、前五牛前锋周威加盟钱宝团队,也让张伟哲工作起来感觉更轻松。

  钱宝俱乐部目前已将成都市足协培训中心1997-1998、1999-2000年龄段的20多名球员挂到名下,“明年他们要打全运会的比赛,后年的联赛可能会有上场的机会,我们主要是储备人才。”据袁立勇介绍,新赛季俱乐部除了抓成绩外,还将配合集团在成都成立一个体育集团,拟投资的项目包括俱乐部、体育经纪、体育旅游和足球培训。“我们将继续与市足协合作,让我们的教练进入成都的中小学校,免费给孩子提供足球培训。另外,我们也会聘请一些外教。”他说。目前成都的足球培训机构非常多,很多也进驻了学校,袁立勇认为“免费”是自己的优势,“上个赛季球队花了2000多万元,我们一年在青训和义务培训上的投入估计差不多。”成都钱宝已与战略合作伙伴——西甲皇家社会俱乐部联手制定了一个为期十年的青训规划,接下来钱宝还计划收购一支西乙B俱乐部(征战西班牙第三级联赛),“打通一条走出去-请进来的渠道,真正把足球当成产业来经营。我们想的是未来几年俱乐部旗下能拥有多少小球员。”当年将上海东亚作价上亿元卖掉的徐根宝,目前也控股西乙B洛尔卡队,他曾说:“现在在国内搞一支乙级队,一年都得3000万元,我搞不起,洛尔卡一年的投入比中乙少得多。”

  中乙扩军在继续,新赛季中乙参赛队伍达到24支。中国足协计划再用两年时间将中乙扩大至32队的规模,从此形成理想的三级联赛金字塔。据悉,中国足协已经开始讨论新赛季中乙将实行降级制,以保证联赛活力,促进优胜劣汰。

  扩军只能先从中乙做起,在足球市场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全国各地的业余球队向职业赛场进军的热情高涨。想进入中乙的中丙球队并不在少数,中国足协也希望用降级制淘汰一些不合格的中乙球队。但用一名职业经理的话来说就是,“业余比赛几百万元还玩得起,进了中乙估计就难了。”近日,一直遭遇资金难题的火车头俱乐部和武汉楚风合力两支球队宣布退出新赛季中乙联赛,大连博阳、陕西长安竞技、上海申梵等几支球队已基本可以确定将出现在2017年的中乙赛场。新赛季中国足协将对中乙球队提出更高的准入要求,各俱乐部也接到了足协关于“尽快改造体育场相关设施,满足新赛季乙级联赛直播规范”的通知,中乙直播场次将进一步增加。中国足协将于明年2月28日公布通过准入的24家俱乐部名单,新赛季中乙联赛将于4月8日开赛,直至11月5日结束。

  新赛季中乙明确提出要冲甲的球队有七八支,有冲甲机会的估计要占中乙24支球队的一半。“要想升级就必须买人,但现在是拿着钱也买不来人。球员身价都被炒上天了。”在与袁立勇的交流中,他说得最多的就是中乙球员身价越来越高,“现在一名中超球员身价可以上亿,中乙球员的身价也水涨船高,一些自由球员动辄就要求百万元的签字费,有些球队的主力球员年薪都超过百万……就那么点人,哪怕你肯花那个钱,也买不到真正想要的球员。”

  虽然在深化足球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足球市场火爆异常,但其实大多数中低级别俱乐部都快被以广州恒大为首的豪门拖垮。老牌乙级队火车头队退出联赛,这在他看来很正常。袁立勇认为,在中低级别联赛,还会出现球队退出联赛的事件。“据我所知,除了很多乙级队,一些中甲球队也快撑不下去了。在中甲要想保级现在一年的开销在5000万元左右,要想冲超,一年的开销要过亿,有些队把第二年的预算都花了还捞不到一个好成绩,又没什么回报,老板肯定不干了啊。”他说,“尽管足协一心要在中乙、中丙、中甲扩军,球队数量会很快上去,但谁能坚持下来仍是一个未知数。”

  尽管去年成都钱宝冲甲功亏一篑,但反思一下,在资金以及人才储备方面,他们做好冲甲的准备了吗?对此,袁立勇的说法是:“肯定有很多教训,但现在想得最多的还是先把基础打牢,只有成绩好了球迷才会关注。但我们还是会保持理性。现在足球真的就是拼钱拼人,这种模式可能能够迅速出成绩,但一旦资金跟不上,很快就会跌下来。我们已经准备了冲甲的预算,但即使冲不上去,也不会影响我们在梯队和青训方面的投入。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也许是一种理想的模式,但这应该是一种健康、可持续的模式。”成都钱宝背后的资金链,也许足以支撑这一发展战略。

1327273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