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主页 > 新闻资讯 > >> 用户登陆

  近日,多家化妆品工厂的相关负责人纷纷向青眼表示,开年后,化妆品“大料”的涨幅惊人,且部分原料还出现了缺货;此外,化妆品包材继1月份迎来一波涨价后,如今又开始了第二波涨价。在化妆品原料、包材双双价格上涨之下,代工厂如今是苦不堪言。

  据悉,此轮化妆品原料上涨,与近期石油价格持续上涨关系密切。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今,石油价格持续上涨,WTI原油期货从1月末的52.1美元/桶(约合人民币337.24元/桶),涨到目前的61.23美元/桶(约合人民币396.34元/桶),不到一个月涨幅近20%。同时,目前各大机构纷纷看好原油后市,摩根士丹利称,全球原油市场或将进入至少是2000年以来石油供应最紧缺的一个季度。

  众所周知,石油是所有化工产业的基础原材料,石油价格一路上扬,最终将传导至整化工产业链。据监测,2月9日到2月20日,已有54种化工原料涨价,其中,DBP、辛醇、正丁醇、DOP、醋酸丁酯、DOTP、BDO、异丁醇、丙烯酸丁酯、苯酐等原料涨幅超20%。

  上海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喻敏向青眼表示,除了受石油价格上涨影响外,化工原材料价格上涨还有两大原因:一是,受疫情影响,各国央行均施行了“放水”式的货币宽松政策,由此推动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其中就包括化工原材料领域;二是,目前很多化工厂面临停厂或进入检修阶段,供应量大幅减少,而另一方面由于疫苗的规模接种,疫情缓和,市场对原材料的需求却在变大,导致供不应求,从而引发了价格上涨。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目前,巴斯夫、西湖化学公司、台塑美国、英威达等多个化工厂,均在2月中旬宣布旗下的多个装置遭遇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停产。此外,万华化学等工厂则宣布进行检修期。

  化工原材料价格增长由此也波及到了化妆品相关原料,据了解,目前受整个化工原材料价格普涨的影响,多个化妆品原料价格应声上扬。

  喻敏介绍,目前几乎所有与石化相关的化妆品原料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价格上涨,例如,表面活性剂AES、二丙二醇,丙二醇、各类二甲基硅油等。此外,利施(上海)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勇还表示,苯乙烯、异丁醇、丙烯酸类、戊二醇的价格也涨了。

  “没有想到这轮涨价来的这么猛,最关键是部分原料还缺货了。”多位化妆品工厂相关负责人均向青眼表示,此轮化工原材料涨价潮中,对化妆品“大料”的影响最大。

  据多位化妆品研发工程师介绍,所谓“大料”,即化妆品的基础原料,通常指在化妆品中常用且用量较大的原料,如丙二醇、甘油、卡波姆、乳化剂等。

  上海优康化妆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远宝表示,“目前涨幅最大的就是丙二醇,其价格已经翻倍了,售价超过20元/公斤。”他介绍,丙二醇在化妆品中通常可作为保湿剂、软化剂、溶剂等,“膏、霜、乳液等产品都需要用到这个原料,防晒产品中有的也会使用到丙二醇,其在化妆品生产中应用十分广泛。”

  广州汀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彭冠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其实,化妆品基础原料的价格每年都会有季节性的价格波动,且每隔两三年就会有一次涨价,但是这次涨价涨的太急,突然一下就都涨起来了。”喻敏进一步表示,不少基础原料还面临着缺货的危机,例如丙二醇等。

  此外,王勇还向青眼介绍,今年1月初,公司收到了AES(表面活性剂)供应商的调价函,而氨基酸在年前就开始涨价了。

  值得关注的是,不仅是化妆品原料的价格普遍上涨,受原纸等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影响,化妆品纸类包装盒的价格也迎来了今年来的第二波涨价潮。

  据悉,今年1月以来,华泰纸业、晨鸣集团、亚太森博、APP纸业等近20家纸企接连发布涨价通知函,导致下游纸类包装价格上涨。年前就已有部分化妆品加工厂感受到了纸类包装盒的涨价潮。“当时,同样的盒子,新到的产品价格明显比以前高了,涨幅在15%-20%左右。”

  而令人措手不及的是,2月24日以来,包括仙鹤股份、石家庄柯林滤纸有限公司、河北阿木森滤纸有限公司、河北欧津无纺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纸企也纷纷发布涨价通知函。其中,部分企业已是今年第二次涨价,譬如,石家庄柯林滤纸有限公司称,“2月26日起,我司所有产品在调整后的价格基础上再次上调3000元/吨。”

  纸价上涨对化妆品行业最明显的影响就是,纸类包装盒无可避免地迎来涨价。彭冠杰就称,“前两天,工厂接了新订单,采购员去预定化妆品包装盒子时,每个盒子约涨了2毛。”他介绍,今年1月份化妆品纸类包装盒的价格已大规模地上涨了一次,这是今年以来的第2次涨价。”

  事实上,不仅是纸类包材的价格一路上涨,多种化工原料价格的猛涨也直接将塑料市场推向了新的高峰。近期,PS、ABS、PVC、PP、PE等塑料均集体“暴涨”,有些材料每吨上涨了数千元。

  这也导致化妆品塑料包材价格上涨。例如,由于环保性能较好,PP在常规的日化包装中应用较多。“除了一些高端的膏霜产品,几乎大部分的护肤品、洗护用品都会用到PP,使用范围很广;同时,一般的塑料泵头、真空瓶等也会使用PP。”一位化妆品包材商向青眼介绍。

  据了解,目前国内各地区PP的价格均已超过了9400元/吨,较去年9月份时上涨了近20%。

  作为化妆品行业的最上游,原料和包材价格暴涨,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就是化妆品工厂。多位工厂的负责人表示,在原料和包材双双涨价的情况下,产品成本已有所增加。

  此外,还有工厂负责人称,“现在涨价都是其次的了,最怕的是没有货。”彭远宝称,“尤其是丙二醇,如果没有这个原料,工厂几乎就‘开不了锅’了。因为这原料在很多产品中都有添加,如果缺货,影响将很大。”彭冠杰则进一步表示,“如果已备案的产品中的某一成分缺货,将影响该产品的生产。未备案的新产品相对会好一点,可以找类似原料代替。例如,部分产品中的丙二醇也可以用丁二醇来代替,但价格会高出许多。”

  因此,不少工厂也纷纷开始囤货。王勇称,目前其工厂已屯了约40吨的“大料”;上海炫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敏也表示,“早已让供应链留好了货”;而广州一家代工厂的负责人则称,“丙二醇已经很难买到货了,现在正让采购员在四处找货,准备屯一批。”

  不过也有工厂表示“正在观望之中”。上海一代工厂的负责人称,“现在想屯但是又不敢屯,正处在犹豫中。”他说,“不囤吧,担心价格越涨越高,甚至是没货;如果囤货,现在的价格又太高,自己还抱着后期降价的希望,已陷入两难。”

  上述多位工厂负责人均表示,目前原料货包材价格上涨所带来的成本压力,还暂未传导给品牌方,尤其是老客户。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有些订单年前已经备好了原料,因此目前的生产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二是,原材料的涨幅平摊到每批产品的成本中去,占比不是很大,工厂暂时还可以承受。因此,对于老客户而言,工厂基本都没有涨价。但是,对于新客户的订单,工厂则会根据目前的成本重新定价。

  “很多客户的订单是年前下的,工厂自然不好提价,只能先挺着,压缩工厂的利润空间,无非就是少赚一点,最怕是没有单子。”一位代工厂负责人无奈道。青眼从多个品牌方了解到,目前原料和包材价格的上涨,暂未影响到产品的成本价和出货价。

  但是工厂也普遍担心,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后期工厂也将无法承受,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多位业内人士均认为,目前的涨价潮,对于有合理利润的工厂而言,暂时还能自我消化,不会波及到中下游市场。但是,对于那些原本就走低价代工的OEM工厂而言,将是致命一击。“这些工厂,原本在价格上就卡的‘很死’,属于薄利多销型,如果成本上涨,它们将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高盛和摩根大通预测,今年油价还将继续上涨,并有望突破100美元/桶(约合人民币647.3元/桶),作为石油、化工行业的下游产业,化妆品行业面临的挑战显然远没有结束。

1327273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