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主页 > 案例展示 > >> 化疗解毒药物你都会用了吗?

  化疗药是一类能直接杀伤肿瘤细胞或抑制肿瘤细胞生长增殖的药物,在攻击肿瘤细胞的同时,也会对机体的正常细胞产生影响,如蒽环类药物的心脏毒性、环磷酰胺(CTX)的膀胱毒性等。

  右丙亚胺(DZR,右雷佐生)可有效预防蒽环类药物引起的心脏毒性,并减少心力衰竭的发生。

  DZR 为一种乙烯二胺四醋酸哌嗪衍生物,是消旋雷佐生的 D2 异构体、真核 DNA 拓扑异构酶 II 的抑制剂及螯合剂 EDTA 的亲脂性环状衍生物。

  DZR 具有强大的铁螯合作用,可螯合游离铁和从蒽环类金属复合物中夺取金属离子,增加金属离子的排出。蒽环类药物的心脏毒性与自由基形成有关,自由基在铁存在下于心脏中充当氧化剂,而 DZR 的络合作用可有力地阻断阿霉素-Fe3+复合物的形成及其引起的脂质过氧化;DZR 与阿霉素-Fe3+复合物形成三元复合物,利用较大的空间位阻效应阻断阿霉素-Fe3+引发自由基的生成,而减少心脏毒性;此外,DZR 可能还具有清除自由基(超氧阴离子自由基、羟基自由基等)和抗氧化的作用。

  消化道反应:恶心常见,还可引起呕吐、腹泻、血淀粉酶升高(致胰腺炎的可能性小)等。骨髓抑制:推荐剂量下的骨髓抑制轻微,但可增加化疗药物的骨髓抑制,高剂量时更明显。最初表现为白细胞尤其是中性粒细胞减少,其次是血小板减少,严重时血红蛋白降低。常在第 8~15 天降至最低点,在 21~22 天时可恢复。其他:肝酶升高,高甘油三酯血症,血清铁浓度增高,血清锌与钙浓度降低,注射局部炎症、皮肤及皮下坏死,脂膜炎,脱发等。

  DZR 用专用溶媒乳酸钠配置后,再用 0.9% 氯化钠或 5% 葡萄糖注射液稀释至 200 ml,快速静脉输注,30 分钟内滴完,滴完后即刻给予蒽环类药物。有亚硝基脲用药史者,最大耐受量为 750 mg/m2;无亚硝基脲用药史者,最大耐受量为 1250 mg/m2。严重骨髓抑制者慎用,不用于非蒽环类药物引起的心脏毒性。为避免在注射部位出现血栓性静脉炎,DZR 不得在乳酸钠溶液稀释之前输注。需避光保存,冻干药物不得在 25 ℃ 以上贮存,复溶药物应立即使用,若不能立即使用,在 2~8 ℃ 下贮存不得超过 6 h。

  美司钠可以预防丙烯醛引起的出血性膀胱炎等泌尿系统的损伤,显著降低出血性膀胱炎的发生率。

  美司钠为一种硫醇成分的特异性尿路保护剂,在体内经酶的催化氧化作用迅速变成其代谢物地美司钠。美司钠、地美司钠有极强的亲水性,可被保留在血管中并很快被肾脏清除。美司钠巯基(SH)可与尿液中 CTX/异环磷酰胺(IFO)代谢产生的有肾毒性的丙烯醛和 4-羟基代谢物发生反应生成稳定的无毒成分,并自尿中迅速排出体外。由于美司钠在尿路中的浓度远远高于其他部位,因此可在尿路局部起清除毒物的作用。

  与剂量呈相关性,偶有过敏反应,多为不同程度的皮肤及黏膜反应(瘙痒、红斑、水疱)、局部肿胀(风疹样水肿),有时也会出现高热(体温>40℃)、心动过速、咳嗽、气促,多在使用后 4~12 h 出现。有报道使用 1 个月后出现以瘙痒为主要症状的爆发性皮炎,其红色斑丘疹分布于头颈及胸背部。一次使用剂量超过 60 mg/kg 时,可出现胃肠道反应如恶心、呕吐、腹泻、痉挛性腹痛等。

  可引起尿酮试验假阳性反应,但反应颜色为红色,且不稳定,加冰醋酸后即褪色。一次剂量不宜超过 60 mg/kg。对含巯基化合物过敏者禁用。

  氨磷汀(阿米福汀)可用于减轻化疗药物产生的肾脏、骨髓、心脏、耳及神经系统的毒性,并可减少口腔干燥与黏膜炎的发生。

  氨磷汀为一种有机硫化磷化合物的正常细胞保护剂,可在组织中被与细胞结合的碱性磷酸酶水解脱磷酸后,成为含游离巯基的活性代谢产物 WR-1065,可清除组织中化疗药物产生的自由基及促进细胞 DNA 快速修复,并直接与烷化剂、铂类化疗药物等的活化代谢产物结合,而起降低化疗药物毒性的作用。

  氨磷汀可以选择性地保护正常组织,而不影响化疗药物的疗效,主要是因正常组织对氨磷汀有相对迅速的摄取和缓慢的代谢,而瘤组织有缓慢的摄取,致正常组织器官有较高浓度的氨磷汀,可达到保护正常组织免受化疗的细胞毒性影响而不影响疗效。

  头晕、恶心、呕吐、乏力、过敏反应等。偶有一过性的血压轻度下降,一般 5~15 分钟内缓解。可引起血钙浓度降低,发生低钙性手足搐搦。

  在放化疗前即刻使用才有有效的保护作用,在放化疗前或后数小时使用无保护作用。可引起短暂的低血压反应,使用时注意采用平卧位,并密切监测血压的变化。慎用影响血管活性的药物时。低血压、低钙血症者慎用。

  亚叶酸钙(CF)用于高剂量甲氨蝶呤(MTX)滴注时解救和与氟尿嘧啶同用加强后者的治疗作用等。

  CF 为叶酸拮抗剂(如 MTX)的解毒剂,是四氢叶酸的甲酰衍生物,无抗肿瘤作用,其进入体内后会转变为有活性的亚甲基四氢叶酸和 N10-甲烯四氢叶酸,使正常的 DNA 及蛋白质生化反应继续进行,而起解救细胞的作用。

  使用前询问有无药物过敏史,特别注意高敏体质者。禁用于恶性贫血或维生素 B12 缺乏引起的巨幼红细胞贫血。较大剂量与巴比妥、扑米酮或苯妥英钠同用,可影响抗癫痫药物的作用。

  谷卡匹酶(重组羧肽酶 G2)可用于解救大剂量 MTX 中毒。对肾衰、MTX 延迟代谢者,应早期给予谷卡匹酶。

  谷卡匹酶可以使血浆中的 MTX 中间代谢物的 C 末端谷氨酸盐,转化为无活性、基本无毒的代谢产物,且主要通过肝脏代谢,而降低细胞外 MTX 浓度。

  可螯合奥沙利铂的代谢产物草酸盐,降低其对神经细胞膜离子通道的影响,能减小其急性神经毒性症状的发生率和强度,且延缓累积性神经病变发生。

  亚甲蓝可预防 CTX/ IFO 引起的神经毒性。因临床使用有限,不再赘述。

  1细胞毒类抗肿瘤药物非临床研究技术指导原则 [J]. 中国新药与临床杂志,2008,27(6):462-465

  8中国蒽环类药物在白血病治疗中的临床应用专家共识 [J]. 中国肿瘤临床,2018,45(3):117-119

13272731473